1/1上午,我造訪了1972年完工、位在綠島的綠洲山莊。別以為「山莊」是豪華別墅,事實上它是一座高牆式監獄,是戒嚴時期全台灣各地思想犯的集中營,也是人權迫害、踐踏思想與言論自由的見證。

 

 

即使踏進的是早已棄置不用的空間,但仍然感到十分的壓迫與沈重。我做了一個很超現實的想像,如果我再早個20、30年出生,在當時的台灣說著這陣子在臉書、個板或其他公開場合上所說的話,我應該就也會住在這裡接受所謂的思想改造,強迫服膺著「台獨即台毒、共產即共慘」這種沒有前因後果、不知其邏輯為何的教條,更不用說那些非人道的對待了。

 

回到現實生活,我蠻訝異於很大一部分曾經活在白色恐怖時代、現在是我們的祖父母與父母那一輩的長輩,為什麼不會去想想看,財團與政治勢力結合(特別是當財團代表著中國)(舉例來說,媒體壟斷、都更、核電、工資、美麗灣、土地徵收......)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或許是當時的洗腦真的很成功,恐共、反共的結果就是服膺新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體系,對於任何偏左的社會主義思想都完全無法接受:弱者之所以是弱者是因為他們自己的問題,這個社會不須負起任何責任。但在此同時,卻對所謂強者之所以為強的結構因素置之不理,好像那些都是必要之惡,即使是犧牲全體人民的利益也在所不惜。

 

但是,對於我們這一輩來說,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生來就是具有充分的言論自由、可以直接參與選舉選出各種政府官吏,讓我們無法體會當時爭取民主自由的前輩們可不是像我們現在這樣鍵盤支持,他們可是流血流淚、甚至用生命去換來我們今天享受的投票權。

 

我想台灣社會、政治、經濟所面臨的問題已經匯聚在一起了,多年來新自由主義下的種種政策已經造成社會與政治發展的矛盾:資本家與財團選擇性失憶自己過去曾受惠於多少政策優惠(甚至現在還在持續享受中,例如產創條例、用水與用電優惠、土地徵收、園區租金等等),企圖透過收編媒體與政治勢力(透過資助候選人政治獻金等),創造出更符合自身利益的政策環境,使他們可以繼續犧牲環境、不顧正義,等到所有資源都耗盡時再去尋覓下一個投資天地。

 

我想,當經濟思維已經滲透進政治運作時,民主就必然的被變質,因為經濟強調的是效率,而民主卻是需要經過公民們細緻的討論與參與。如果一個社會只有經濟面的思維,凡事強調效率,卻不願意停下一些時間,傾聽所謂非主流的意見與聲音,思考更能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那就真的是個假民主真獨裁的時代,只不過在那時你的發言與決策權不是取決於你的政治地位,而是你有多少錢。

 

如果台灣再不走出這樣的效率至上發展邏輯,老實說我並不認為台灣的民主有多麼值得驕傲。如果台灣不願意再次為一個更公平的社會努力,我只能說台灣是個自私自利的社會,所謂的人情味也只會漸漸成為歷史。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總覺得很沈重吧,當我走在那位在火燒島上,曾經監禁過柏楊、施明德等思想犯的監獄的時候。

 

2013年,很多藝人在跨年晚會上反核、反壟斷、支持多元性別成家等,或許是個好現象,提醒著在台下迎接新年的官員和民眾能注意到我們的台灣是多麼需要仔細、多面向的思考與討論。這並不是個短期就可以做到的事情,但總是需要以長遠的遠光來看,用一生的力氣去fight for what we believe, and make it happen in our lives.

 

2013年,我們一起加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ddisonsky 的頭像
addisonsky

李柏毅-寫給臺灣的部落格

addiso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