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參加了「發展x謊言x樂生院」的座談,上半場的講者包含帶領苗栗灣寶與其他地方對抗徵收惡法的洪箱阿姨、投入反核運動超過30年的阿英姐、在樂生院居住超過60年的自救會前會長李添培阿伯、以及被多數暴力強迫拆除家園的士林王家。

 

這些在年齡上多數已經是我們的祖父母輩的長輩們,從不會使用網路、看不懂法律條文、更別說過想要組織動員上街頭抗爭,到現在可以拆穿政府與財團聯合起來「一切都是為了發展」的反動說辭、甚至是傳授社運的小撇步,雖然口口聲聲說著謝謝年輕人、自嘲老而無用,但這些看似雲淡風輕的笑語,實則是從過去早已數不清的血汗與淚水,日積月累醞釀之後,醞釀出來的智慧與勇氣。

 

謝謝這五位前輩,是您們提醒著總是嚷著要趕快逃離台灣的我,實在不應該為著自己的一己之恨,輕易離開這片由您們辛苦打拼下來的土地。即便政客、財團多麼蠻橫、不講理,只要我們心中仍然相信著公平與正義,我們就應該繼續一起努力。

 

下半場則是邀請到台灣農村陣線的蔡培慧老師、都更受害者聯盟的陳虹穎、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洪申翰,以及青年樂生聯盟的何欣潔。這些接著上一代社運棒子的父母輩或同輩,除了生動的訴說過去抗爭的歷史和軼事之外,也提醒著我:

 

1. 當社會總是要求強勢者與弱勢者「各退一步」的時候,社會輿論是不是忘記了弱勢者如果再退一步,就掉下懸崖了?

 

2. 政府官僚並非鐵板一塊,反而像是強化玻璃。這一角敲不破,但或許另一角可以敲出裂痕。總有一天,就像是樂生曾遇到似乎是山窮水盡的困境之際,當人們萌生退意時,是那座山還在堅持著。對的事情,就要做下去。

 

蔡培慧老師說,當今的發展主義已經狹隘到GDP的累積;但是陳虹穎也提醒著我們,「人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小建商」,或多或少盤算著自己的利益。1960年代美國的進步主義,是否可以在台灣成為可能甚至實現,就要看我們是否願意行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ddisonsky 的頭像
addisonsky

李柏毅-寫給臺灣的部落格

addiso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