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同志,也是一個高中地理老師。前幾天,我想在學校辦一個核電的說明會,但是學校說太危險了不讓我辦。各位家長,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我們的學校不願意教給我們的孩子有關核電的危險。我不會有小孩,但是我把學生當做自己的孩子,也希望各位爸爸媽媽能夠為了自己的孩子,一起站出來。

 

 

(我猜有人會以為我出櫃吧xD)這段話是昨天遊行中,一位勇敢站上前導車向公眾發表演說的人所說的話。簡短,但是很感人。在他說完之後,現場響起歡呼與掌聲。

 

出生在1989年的我,有記憶以來其實不太記得有哪次的遊行,不是由政黨強力動員而來(紅衫軍可能是例外)。當我和朋友們走回凱道時,現場主持人說台北場參與人數破十萬,歡呼之餘我也發現我快哭了。全台加起來破20萬人的遊行,不是受任何政黨或意識形態所動員,更別說我們不是受到任何經濟利益的收買。我們展現出的是我們身為關懷臺灣、在乎世界的公民意識,我們展現出的是秩序、創意、尊重與包容。

 

遊行中,我們看到孕婦、推著娃娃車的家長、甚至是老人時,我們會主動慢下腳步,或者讓道。遊行中,無數個公民團體呼喊著各式標語,或者拿出精心製作的道具,用自己的方式反對核能發電。原住民族拿出了各種樂器,或是舞動自己的身體,用傳統藝術控訴這暴力的政權。義大利來台的聲援者,站上前導車發表看法之後,獻唱一段歌劇。施明德先生默默的走在遊行隊伍中。好久不見的開喜婆婆,也用著一向使人莞爾的幽默言語,告訴大家我們應該反核。

 

我不是公民意識或公民社會的專家,但我體會到的是,這一次的遊行,我們不只是親身力行的告訴政府我們拒絕核電如此堅定的立場,我們同時也證明了台灣的公民社會與集體意識確實存在,也正在成長。

 

套一句范雲老師曾說的話,「我們還在理想的半路上」,要說在實現理想的漫漫長路上有什麼可以當做里程碑的事件,3月9日的台灣四地廢核遊行,我想是一則不可抹滅的記錄。

 

此刻,即便我們面對的是政商勾結、無理蠻幹的政府,但由於還有一群懂得組織、願意起身反抗的公民們,我還是很願意驕傲的說出,「我是台灣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ddisonsky 的頭像
addisonsky

李柏毅-寫給臺灣的部落格

addiso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