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寶春師傅的案例讓我想到已經過世的劉俠女士。她曾經想要參選立法委員,但也是因為學歷資格不符而無法成為候選人,即便她著作等身,但小學畢業就只是小學畢業,不能成為立法委員。

 

 

的確,資源有限,要讓最有能力、潛力與熱情的人來運用這些資源。只是問題出在所說的「考驗」:我們怎麼評斷一個人有沒有能力、潛力與熱情?我覺得,倒不一定「只能」用「考試」所堆積出來的「學歷」作為唯一判準(而且,吳寶春師傅具有烘培乙級證照,這已經是該領域最高等級的認證了,難道吳師傅在研究潛能上,真的比不上其他甲級證照的通過者嗎?)況且,現在考試也不是一個有效的篩選依據(別忘了五科或更多科不到一百分也可以上大學,還有一些研究所根本就是處在不足額錄取的狀況)。

 

另一方面,與其讓一些來洗學歷、交朋友、論文又不自己寫的人來念EMBA,我倒覺得,把入學門檻放寬並不要緊,重要的是把畢業門檻拉高。既然你當初想念,那你就有責任自己把這些東西唸好、自己寫論文,正如同吳寶春師傅所說「自己負責念不唸得完」。很多私立大學因為怕沒有學生交學費,甚至要求教授不可以當太多學生,難怪每年大學畢業生簡直氾濫。

 

我們的政府讓人人都可以「進來讀」大學,但是忘記做的另一半、很重要的是,要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拿到」學士文憑,更遑論碩士、博士。加緊淘汰不適合念大學和研究所的學生吧!

 

 

推薦閱讀:

夏曉鵑:新移民和吳寶春都想念書

Quote:
「有些小孩不想唸書,一直逼他們讀,硬要他們補習讓孩失去了學習的胃口;反過來,很多大人很想讀書,卻不讓他們讀。」
這是一位來自越南、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說出如此貼切台灣社會的觀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ddisonsky 的頭像
addisonsky

李柏毅-寫給臺灣的部落格

addiso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